阅读历史 |

第二卷 魔情乱天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塑(下)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最新网址:www.wx.l</p>第二卷魔情乱天下第一百四十五章重塑(下)

要疯了!第一次想挠人!

今天在公司本来偷空写了一部分,心中暗喜――更新没问题了!可快下班,偶正要把文章传到邮箱里时,经理走过来说:“让我看看。wx.l[]”

这个经理经常会看看股票,偶也没在意,看吧!结果他刚看不一会儿,‘砰’,停电了!

文章还没传到邮箱......

偶想挠人!

回家写到现在,没办法,凑点字,多包涵!

――*――

魏从九想让自己的意识流潜入科特尔的身体,以便对他的身体内部进行改造。

这和催眠术又不一样。催眠术只是针对肉体功能的操纵,而要把一个人的意识流混入另一个人的意识流

,却是对这个人所拥有的生命烙印的触碰。

众所周知,无论多么普通的人,身体受到伤害,在一定的程度内,都会自我治愈,从其根本上来说,就

是人类的身体,自动把一些对自身有害的东西排除掉了。这也是人类肉体最显而易见的排他表现。

而就如人的血肉存在着排他性一样,灵魂也同样拥有一定的自我保护本能。

对于魏从九这样的武者来说,彪悍的身体配以强大的灵魂,是十分自然而然的事。以爱汀里亚人胜于地

球人类几十倍,甚至上百倍的体魄。魏从九在做出此一举动前,甚至已经做好了即将受到强烈冲击地准备。

可出乎他意料的是,他的额头和科特尔刚一接触,就觉周围微微一晃,视野里突然就变得五色斑斓起来

。魏从九愣了愣神儿后,心中猛然大吃一惊。

这怎么可能?!

生具异力,降生便以武傲世的爱汀里亚人。灵魂竟几乎没有明显的分界,而且他感到自己的意识完全没

有紧绷的、被敌视地感觉。

用一句话来形容科特尔的灵魂最为贴切――外。脆弱如纸;内,松散如沙!

魏从九一时间有些懵了。他不相信,象科特尔这样为了别人,可以毫不犹豫地先割裂自己的脸,再砸碎

自己的手指,最后刺瞎自己的眼睛的人,灵魂会不强大!无论如何。他生命的烙印都更应该坚韧得万中无一才对

魏从九此刻心中一片冰寒。

他没有忘记,北先皇宫外,那个率众刺杀他的蓝衣侍从打扮地换魂者,曾经清楚的对那‘神秘普通人’

说过“......若让他继续成长,只会越来越不好对付。趁现在抓住了,请您立刻把他吃掉!!”

虽然那时蓝衣侍从早已被他催眠,可在暗示发生作用之前,那人的一切反应。却仍然都是其本人真实的姿

态。

而那‘普通人’和他刚刚见面,便一脸贪婪的说“......真是一个强大的灵魂啊!”

怪不得那两人会在三句话间,反复强调自己灵魂的强大,和爱汀里亚人这暗淡无光,毫不设防的灵魂相比

,自己经过魔门诸多秘术锻造地灵魂。岂不是如同无星夜空中的满月般,光辉耀眼。

想当初,刚刚获知这个爱汀里亚大陆上,依然存在着吞噬灵魂的一族时,魏从九虽然的确很忧虑,可那忧

虑却并非十分深重。[www.wx.l]究其原因,就是魏从九对所谓的‘吃掉灵魂’这四个字,从没有认为是一件能在现实中简单

达成的事,而他之所以一直抱持这种想法,就是因为他比大多数人更了解。‘人’这种生物。是多么具有其独特

性。

魔门地移神术,还并未达到触动灵魂的层次。可魔门却有众多的天才人物,因为修炼没有完善的移神术,

而走火入魔,变得痴狂疯癫,究其根本,就是因为一个人的心,装不下十个人的喜、怒、哀、乐。

只是情感的承载,已限制诸多,更何况人类最神秘最本源的灵魂。所以魏从九即便惊惧于‘噬魂者’的存

在,却也并不认为他们是不可抵御的,他早就已经决定,只要手边地事情告一段落,立刻对身边人地精神进行研

究、强化,这样一来,只要他们平时再稍加警觉,那些噬魂想要轻易得手,就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而且更重要

地是,那个叫隆加斯的换魂者曾经说过“...始终要保持六个成员......”,而现在,那占据芙茉莱躯

壳的换魂者,已被己身之灵魂封印反噬,化散成了飞灰。隆加斯的催眠若得不到解除,那他就只是个生活可以自

理的木偶而已。这样一来,会对自己身周众人产生威胁的,就只有区区四人而已。

魏从九十分笃定,只要稍稍多给他一点时间,他一定可以突破隆加斯身上的灵魂封印,然后,在不打草惊

蛇的情况下,生擒活捉那四人,就完全成为了可能。

当然,活捉那四人,要比杀掉他们困难太多,而之所以必须这么做,魏从九有自己的考量。

原本距离下次的噬魂调换日,还有二十七年的时间。可如果这些噬魂们,骤然之间少了一半儿,魂噬的大

本营又怎么可能不被惊动?!

魏从九太需要这二十七年了,只要有了这二十七年,就算不能把爱汀里亚大陆上所有人的灵魂都变成‘难

啃地骨头’,可要重塑自己势力范围内的这些人。却已足够。再者,华夏兵法的至理――‘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

。’想要全盘掌握噬魂这个族群的动向,那三个活着的‘大人’,是绝对必不可少的。

可是现在,魏从九心中的忧虑,全部。转为了恐惧。

这个世界上,竟然有人类地灵魂是完全不设防的。自己再神通广大,也只能增强、加大,又怎么可能改变

灵魂地本质?!

魏从九以无魔神功再造之力,配合五行炼尸阵治愈了科特尔的眼睛后,便退出了科特尔的识海。

魔鹰等人见魏从九站起身,料定已经治疗完毕,走前两步刚要言语。却急忙又闭紧了嘴巴。

沉闷了几息之后,中塬轻轻的道:“公子,即便没有治好眼睛,相信科特尔也绝不会有任何怨言的。能够

为公子出力,他只会高兴而已。请公子您千万保重身体!”

中塬的话是经过反复思虑才说出口的,只惟恐稍微触动魏从九地思绪,只因那从来泰山(没有泰山,凑合

用吧)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公子。此刻竟面色惨白,嘴唇剧颤。

魏从九仿佛猛然回过了神,闻言淡淡一笑:“谁说科特尔的眼睛没有治好?!他只要美美的睡上一觉,明

早就可以睁开眼睛,清楚的看到双日了!我刚刚只是精神力消耗过度,有些发虚罢了。”

“真的吗?!太好了!!”

中塬闻言后。猛然瞪大了眼睛,喜形于色。另外九人也是面上沉重之意尽散,相对朗然一笑。

魏从九看着众人欢然相庆,面上微笑不变,心中一片黯然。

雅,从前无意中接触你的意识流时,完全没有被排拒,只以为是你对我彻底敞开了心扉,当时还非常欣喜

,可是现在。任何的喜悦、欢乐。都已荡然无存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